齿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数字电影市场井喷成全球第二大市场

发布时间:2020-02-14 04:11:41 阅读: 来源:齿轮厂家

【中国数字视听网讯】近年来,中国数字电影市场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势头,今年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2009年中国首次进入全球排行榜前十名,当时是4700块的屏幕,但里面是有2000多块的数字银幕,这个数字到2010年变成有5600块,一年成长大概900块的现代屏幕。不管是好莱坞的影片,或是中国本土的影片拍摄、制作的数字化程度都越来越高,屏幕上的增长也是超过30%。到今年底整个银幕的数量将达到12000块。

中国数字影院增长潜力巨大

事实上,DLP的技术不仅被用在大的银幕影院里,也被用在现在很有潜力的新兴市场,比如微型投影,只有手机壳大小,我们有一个iPhone卖得很好的手机壳套,大家都很喜欢,但目前只在美国卖。从巨大银幕到这么小的芯片都是基于同样的DLP技术。

现在全球大概有12.5万块银幕,真的转换到数字的大概7万块,所以还有5万多没有转换过来。但中国基本上是百分之百的转换率,但我们看到中国在经济方面发展得不平衡,在某些区域对这个需求是不一样的。在转换的过程中,一般的影院一定是先去选最大的银幕转成数字,因为成本的关系,不会先转换小影院。但是之后慢慢地要把银幕数字转换到中型或小型的银幕,这是为什么我们今年推出这个S2K的芯片产品。

我们三个客户,巴可、科视、NEC在中国都有制造的部分,中国制造出来之后不仅覆盖中国市场,也覆盖全国各地,刚刚提到的小2K的小芯片,基本上都是在中国制造的。

中国是现在增长最快的一个市场,今年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的市场。2009年中国首次进入全球排行榜前十名,当时是4700块的屏幕,但里面是有2000多块的数字银幕,这个数字到2010年变成有5600块,一年成长大概900块的现代屏幕。不管是好莱坞的影片,或是中国本土的影片拍摄、制作的数字化程度都越来越高,屏幕上的增长也是超过30%。到今年底整个银幕的数量将达到12000块。

中国市场目前已经有6000块左右的银幕,有着非常巨大的发展潜力,这也包括来自国家的支持,使市场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这不仅是影院的市场,也为数字影院市场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早在2003年始,我们跟中国电影科学研究所就保持着合作伙伴的关系,中影对DLP技术的确是相当认可的,他们不直接跟我们购买产品,但我们协助他们了解怎么从胶片转换到数字、技术的演进,分享市场上和技术上的资讯。我们已经看到每年中国有3000块屏幕的成长。2008年DLP主要的市场份额是以欧美为主,2011年欧美的比例相对在降低,中国的部分大概占全球的40%,而且这40%中又有大于50%是中国市场。

前一段时间我在卡梅隆的办公室聊高帧率3D电影的时候,大家聊到在高桢率的3D之外,可以尝试在影院的银幕上做一个互动的体验。我们曾经讨论过,有个东西在那边,我们坐在不同的地方,这边可以碰那个泡泡,那边可以碰那边的泡泡,所以影院的部分互动可能是下一个可能,所以对我来讲就更令人兴奋了,这只是一个开始。

预计在2018年,包括拉丁美洲、亚太区、欧洲北美区在内的全球市场胶片转换数字电影的转化率是80%左右,唯独中国在胶片向数字电影的转换率是百分之百。就是在六年内,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数字电影市场,这是我现在常来中国的原因。

怎么样的产品会更适合中国的市场,是我们主要考虑的东西。比如说在农村市场,可能有些小影厅只有一个银幕,所以,我们需要跟合作伙伴合作,把价格降到合理的范围,现在中国已经变成单一国家在数字投影业务最大的市场。2014年亚洲部分大概提升到60%,这60%的市场机会中又有60%是来自中国市场。

DLP不只是在创造技术

七八年前,我几乎每个月都要去好莱坞一次,作为技术专家,我考虑的是像规格数字这样的部分,比如压缩比、声音、DCI规范,甚至每秒几帧的规格数字。但这些东西转换到电影上,就是色彩精准度。在电影里我们的技术只是很小的一块,科技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好的观影体验,当然也可能破坏这个体验。

我们跟一些好莱坞著名导演合作。希望通过他们的新技术或新的3D电影搭配我们的技术来发展,使整个市场有一个更快速的发展。这里面包含电影的主题、内容、讲故事的手法、拍摄的手法,包括现场的设备、座位大不大、舒不舒服、爆米花等食物都很重要,这都会影响到每一个消费者进到影院里观影的体验。

其实在整个普及过程中,我们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或者有幸介入到了很多的事情之中。比如后期制作的一些内容,比如《蜘蛛侠》,他们也把一些后期制作的东西跟我们交流。《勇敢的心》制片人对一些绿色以及色彩表现方面的东西提出了要求。

去年,梦工场 CEO Jeffrey Katzenberg提到胶片市场在过去每十年、二十年会有一个转换,比如以往是从黑白到彩色,然后从胶片到数字,声音部分从一般的声音到3D环绕音响等等,这都会是影院不同的进程。

现在我仍常跟好莱坞的人打交道,和詹姆斯·卡梅隆、皮特·杰克逊(好莱坞著名导演)都很熟,他们都叫我好莱坞Dave。你很难想象我作为一个工程背景的技术人员可以有幸参与到整个行业当中,甚至是电影的制作过程当中,这个是比较独特的经历。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事情,DLP不只是在创造一个技术,我们也等于是帮助电影制作者或创业者,去实现他们想要呈现的创意、艺术。

卡梅隆通过《阿凡达》证明,用3D可以做出非常棒的电影,《变形金刚》也是一个3D可以做到很高的亮度证明。另外,卡梅隆在明年4月份会把一些2D的电影转成3D。Peter Jackson(《魔戒》的制作人)的《霍比特人》大概在明年12月份的时候上映,基本上会用48帧每秒高帧频的制作。

卡梅隆的《阿凡达2》和《阿凡达3》通过将帧频提升到48帧或60帧的方式,提升3D的效果。从DLP来讲,除了在亮度、色彩表现、稳定性、可靠性方面做得很好,另外DLP微镜的片断速度非常快,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只需要软件的升级就可以实现高帧频的变化了。不过卡梅隆也说过,用3D可以提升电影的质量,但并不代表3D能把一个坏电影变成好的电影。

做好运营模式非常关键

回想1998年的时候要做到数字影片的转换,DLP作为一个新的技术如何实现转变,当时我跟好莱坞的很多制片方(包括技术人员、后期制作人员、发行方)有很多的交流。

记得那时华纳迪士尼负责发行的CEO告诉我们,不管是导演、编剧还是制片人,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去完成这部电影之后,结果在某个城市看到他的电影被播出来是很差的质量,心都快碎了。

他希望在电影播一段时间之后,影片的质量和开播的时候一样好。这一点当时的胶片电影是做不到的:胶片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之后,质量会发生一些变化,从而导致放映效果下降。这给了数字电影一个机会——数字电影在整个使用期间的品质和播放效果能保持一致,不管是多长时间之后播放效果都跟首映时一样,可以保证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点观影质量是一致的。

这对DLP来讲还是很有挑战的。我们对对比度、亮度、分辨率以及其他方面与他们进行了充分的沟通,经过一年多的交流合作之后,在ShoW-est电影展上,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星球大战》系列的导演)看了我们的演示之后做了一个决定,他说:“我的《星球大战》想做对比。”我们在加州弄了两套系统,一套是DLP的数字放映系统,另一套是当时所谓的竞争技术。在做对比实验的时候,DLP影院的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基本上是早上去看电影,晚上接着去看。主要是对比影像质量、亮度,考验产品的稳定性和可靠性。经过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的记录发现技术非常稳定、非常可靠,大家都很开心。

此后,我们跟迪士尼、华纳兄弟等电影制片和发行的公司合作,在美国做了15个试点,在美国之外的欧洲、日本做了10到12个试点实验。当时电影是《玩具总动员2》,很多好莱坞的制片人,包括一些影星和后期制作人员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每次观影之后,都要爬上去看那个投影机。

当时还有一件大事,6个主要影片的发行公司成立了DCI(迪士尼、20世纪福克斯、派拉蒙、索尼电影、华纳兄弟等公司组成的数字电影倡导联盟,公布了数字电影全球通用的标准),涉及到各个方面的技术规格。DCI代表的就是高品质、好的观影体验。当时我们断定,数字电影肯定会是趋势,并不存在可行不可行的问题,只是需要慢慢推进。

但还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第一个就是全球标准性的问题,因为当时35毫米胶片放映机,在全球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去放,我们想尽快卖我们数字影院的芯片,就需要一个全球的标准,这是我们的2K原型机的基础。第二个就是商业模式的问题。院线的拥有者必须对放映设备拥有所有权,但机器在当时价格非常昂贵。如果数字发行的话,会给发行方节省很多的费用。

当时一个可行的商务模式是:好莱坞的发行方可能会承担一部分对于设备的费用。同时让观影的人们能够看到数字影院跟胶片电影究竟有什么样的差异,为什么要花这个钱去看数字电影。他们能看到更多差异化的东西,才可以愿意花更多的钱去看这个电影,从而使院线的运营有更多的收入。总体来讲,就是怎么样把运营模式或商务模式做好,这是当时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我们对影院的客户有不成文的承诺,我们提供给你的在影院里做得到的技术一定是在家里做不到的,一台大的Cinema放映机有三片4K芯片在里面,除此之外还包括很多软件,与家用的投影设备有很大区别。虽然是基于相同的DLP技术,但是我们可能在一些细微的部分做一些调整。以免未来这样的技术会阻止人们进电影院看电影。

中山工作签证逾期

中山筹划税务方法

广州工商税务网

工作签证移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