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4年6月外汇占款点评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5:20 阅读: 来源:齿轮厂家

2014年6月外汇占款点评

谢亚轩  招商证券

S1090511030010  事件:  2014年7月22日,央行公布6月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882.80亿人民币。7月23日外管局公布6月银行结售汇顺差948亿人民币,其中,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938亿人民币,银行自身结售汇顺差11亿人民币。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874亿人民币。  1、须深刻理解央行行为变化引起的外汇占款新常态  6月货物贸易顺差高达315亿美元,FDI净流入144亿美元,人民币汇率结束主贬阶段,全月升值0.68%。外围环境趋于改善,欧洲央行负利率政策缓解了QE对全球流动性的收缩效应。若按照过去理解外汇占款的逻辑,上述数据都指向6月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规模将较5月回升,这也是市场的主流观点。  对此我们并不认同。我们在前期的研究报告和电话会议中,多次强调央行退出外汇市场日常干预将会导致外汇占款呈现出低速增长的新常态。今年3月汇改后,央行更愿意见到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汇率稳定这一政策目标的权重下降,这意味着央行无须继续对外汇市场进行常态式的干预。央行从外汇市场抽身离去切断了资金流入与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的必然联系。5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规模锐减至3.61亿人民币已经开始证明央行行为的转变。另一个可兹证明的数据是2012年4月汇改后也曾出现过的央行口径外汇占款的低速增长。我们在过往的报告已多次提及,这里不再赘述。  从我们观察的其他数据看,外汇市场参与者以及私人部门可能已经逐步适应了未来人民币将更为宽幅波动的事实,6月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并未导致市场主体行为的明显变化。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  第一,近期人民币贬值预期依然强烈。6月以来人民币汇率逐渐摆脱前期弱势,但是人民币贬值预期反而愈演愈烈。美元远期升水规模已突破1000bp,市场对未来人民币走势依然不乐观。  第二,时隔18个月远期结售汇差额降至逆差。上一次出现远期结售汇连续逆差的时间正是2012年4月-10月,这与央行外汇资产低速增长时间上的大致重合恐怕不仅仅是巧合。  第三,外汇存款占比继续上升。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神话的破灭,宽幅波动成为人民币汇率新常态意味着私人部门本外币资产配置中,外币资产占比应继续上升。上半年外汇存款同比增长34.5%,近期外汇存款占比突破3%,这是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也远超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期间的水平。  再者,外汇占款负增长也受到2季度以来人民币对外净支付规模下降的影响,外汇占款被动放大的部分明显下降。  最后,商业银行一般也是每年2季度末3季度初在境外集中支付红利,商业银行购汇需求的上升,导致商业银行自身结售汇出现逆差,从而压低了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的规模。  总之,央行行为的转变是6月外汇占款负增长的根本原因。市场主体似乎已逐步意识到未来人民币汇率波动性的上升,持汇意愿继续上升。并且,人民币对外净支付规模下降和商业银行购汇支付红利等因素也对6月外汇占款造成不利冲击。  2、6月外汇占款负增长并未意味着资本外逃  正如前文所述,数据显示6月通过货物贸易和FDI方式流入国内的外汇资金并不比5月低,那么这些流入的资金去哪儿了呢?我们认为这部分资金主要以外汇存款的形式留在了国内的银行体系中,6月并未没有出现所谓的资本外逃。4月以来,新增外汇存款规模持续维持在高位,其中4月外汇存款增加218亿美元,5月增加366亿美元,6月增加279亿美元。并且,海关统计的货物贸易顺差仅是货物流,并不一定会立刻转化为当期的资金流。根据外管局的数据,6月货物贸易项下的银行代客收付汇顺差仅为197亿美元,不足6月货物贸易顺差的2/3.  其次,6月银行结售汇顺差较前两月有较为明显的回升,本月顺差规模为948.42亿人民币,其中商业银行自身结售汇顺差10.54亿人民币,银行代结售汇顺差937.88亿人民币。  从结售汇数据看,应该认为6月外汇资金结汇的比例在提高,这也一定程度证伪热钱外流的错误看法。  然而,本月结售汇顺差规模的回升也对我们解读外汇占款制造了困扰。结售汇顺差与外汇占款再度大幅悖离,个中原因可能还有待更多数据和信息的公布才能得以解释。不过过去经验告诉我们,6月两者之间的悖离可能将对未来新增外汇占款规模造成扰动。  三、定向降准等措施不能一味简单理解为放松  自4月以来央行相继推出定向降准、定向再贷款等一系列措施。上周末市场又传出央行向国开行投放了1万亿再贷款或者PSL,本周央行连续暂停正回购操作。上述各种措施确有定向放松的政策意图。但若仅理解到这一层,我们还认为还不足以认清央行采取这些措施最本质的政策逻辑。  之所以强调上述措施不能简单地一味理解为放松,是因为外汇占款低速增长的新常态将从根本上改变我国基础货币的投放方式。过去,央行出于稳定人民币汇率的目的,不得不通过外汇占款渠道被动地投放基础货币。现在,退出外汇市场日常干预后,央行可主动地通过再贷款渠道投放基础货币。当资产负债表不再被动扩张后,央行就有能力通过主动的资产负债表操作,实现货币政策调控从数量工具向价格工具的转变。因而,今年汇改之后央行又陆续创造了PSL等货币政策工具,其打造政策利率走廊的意图昭然若揭。  再者,外汇占款低增长成为常态以后,高达20%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就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存准率下降是必然的趋势。如果还按照过去的逻辑,一味解读降准操作只体现了政策放松意图,则恐有误读央行政策意图之虞,因为这首先是央行针对基础货币供给减少的对冲操作。  简而言之,只有充分认识外汇占款低速增长带来政策变化,才能更为清晰地辨别央行暂停正回购或通过定向降准等一系列措施投放基础货币的政策逻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